因果报应

广州烧香最灵的寺庙,体面告别,深圳宠物殡葬高端业态出现,行业如何规范监

点击量:442   时间:2024-06-20 08:22

吕骏心里一直珍藏着一个北欧神话式的幻想。在那个场景里,所有去世的小动物都会搭乘彩虹桥前往天堂,在彩虹桥和天堂之间,是一大片的芳草地,无数的小动物聚集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主人百年归老后经过芳草地时,再与他们相聚。2015年至今,吕骏从事宠物殡葬业6年,对这个行业来说,比妥善处理犬猫尸体更重要的,是安抚宠主的情绪,有时候,殡葬师也会忍不住在过程中落泪。江雯在去年失去了自己的猫,她形容那种难过的感觉,“宠物对人的感情是百分百纯粹的,百分百的爱会带来百分百的痛”。

深圳宠物殡葬业发展至今,业内人士最大的感受仍然是“参差不齐”,坐标深圳湾门店装修成本300万的殡葬店已经出现,但开在荒山野岭、死亡氛围浓重的门店也依然存在。

宠物殡葬师:

一份有温暖有眼泪的工作

“芳草地”有感动有唏嘘

大约是七八年前,吕骏看到一个台湾综艺节目,里面提到,台湾有一个职业是专门给宠物哭丧的,他自己也养狗,对如此细分的职业类型印象深刻。他回忆,彼时,国内有实体店的宠物殡葬店不到10家,更多的是网络中介,他们在电商平台上开店,把不同城市的殡葬订单分配给不同的在地机构。而更多的宠物主,对宠物火化认知尚浅,把犬猫尸体扔进垃圾桶又或者就地土葬,都是常见的做法。

2015年,吕骏开了一家宠物殡葬店,起名叫“芳草地”,主要的业务就是为离世宠物梳洗、举办告别仪式、火化、留下骨灰给主人纪念。大部分来到店里的客人表现都比较平静,但殡葬师能感觉到他们内心的悲伤。常有主人在告别仪式时忍不住失控哭泣,因为告别仪式后,自己的宝贝就会火化成一堆骨灰,那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有自己带着鲜花来在告别室布置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女士,也有抱着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金毛尸体来店里却又怎么都不肯松手放进火化炉的先生,吕骏还记得有一次,一个法国人带着自己死去狗狗的尸体到店里,表现一直非常平静,冷静地问了一系列流程问题,但当他把狗狗放进火化炉后回头,发现这位客人已经对着火化炉跪下祷告,“你可以感觉到,他们对宠物的爱是很真实的”。

除了感人的故事外,当然也见过让人唏嘘的场面。吕骏记得自己有一次接到单,上门接了一只小猫的尸体,尸体在阳台外的一滩水里,身上有蛆虫,全身已经面目全非,但这家主人坚持要送别,还从广州找了两个喇嘛来超度,“生前不好好对待它们,死后为了自己安心做这些有什么用呢?”

这份工作是他愈也是自愈

阳慧从今年初开始成为一名宠物殡葬师,在那之前,她是一家外贸公司的中层,过的是普通办公室上班族的生活。成为宠物殡葬师,是阳慧生活的一个转折点。去年,阳慧收养的狗身体开始变差,“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走,每天都很难受”。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阳慧开始留意宠物殡葬相关的信息。土葬是最先被排除的选项,火化的话,她了解到清水河可以集体火化,但是想到可能是和医疗垃圾还有其他的宠物尸体一起,阳慧依然觉得难以接受。最后,她开始频繁留意深圳各家商业宠物殡葬公司的消息。

在当时还是一名普通宠物主的阳慧看来,深圳的宠物殡葬店水平参差不齐,“有些环境特别差,店主给人的感觉就是利字当前,其实对这个时候的宠物主来说,让人感觉温暖踏实才是最重要的”。

阳慧最终选定了一家殡葬店,理由是“这里让人心里很安定、放心”。又思索了一段时间后,阳慧干脆决定,自己到店里来工作,学习成为一名宠物殡葬师。当时阳慧的狗狗还处在身体非常虚弱的阶段,她的情绪时刻都被牵扯着,她觉得,到宠物殡葬店工作,是一种自愈,也是一种他愈,“我对客人们的痛苦感同身受,也会尽心尽力为那些小动物做最后的打理,它们用了一生来陪伴我们,我们要体体面面地送它们走”。

阳慧为宠物尸体做最后的梳洗时动作很轻柔,像对待一个初生婴儿一样,轻轻打理与抚摸。有一次,阳慧给一只15岁的狗狗尸体做最后的清洗,因为狗病了很长时间,刚送来的时候遗体观感很差。在阳慧给狗狗梳洗的过程里,那家人站在旁边一直感谢她的细心打理,阳慧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和他们说,我自己也是养狗的,我懂他们的心情”。

送走了很多只客人的狗之后,今年9月,阳慧的小狗乌拉离世。乌拉走的那一天,阳慧穿着第一天抱乌拉回家时的那条连衣裙送它走,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你是我永远的宝贝,小乌拉,说好了,我们不见不散”。阳慧总觉得,自己之前送走的每一只小狗,都会成为乌拉在汪星的小伙伴,因为有了这一层念想,阳慧觉得自己从这份工作里获得了更多力量。

新趋势:从殡葬到善终深圳已出现高端业态

宠物善终出现高端业态坐标深圳湾主打轻奢风

随着宠物殡葬业逐渐发展,高端的宠物殡葬业态亦开始在深圳出现。今年6月,天宠宠物在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开出深圳第一店,主要业务就是高端宠物善终服务。根据其品牌介绍,这是目前国内已知最大宠物善终空间,面积达360平。选址中心地段,店面装修花费300万人民币,上门接宠物遗体用的是宝马五系,在社交网络上,天宠更多地被打上“高端”“轻奢”的标签,也因此有了更大的话题度与讨论度。

宠物殡葬门店为何要走轻奢路线?主理人袁帅认为,随着宠物作为伴侣的属性越来越明显,宠物善终也需要越来越人性化,“来到店里的客人一定都是很悲伤的,我们不希望装修成死亡氛围太浓烈的感觉,装修好一些,来了和他们喝喝茶聊聊天,其实是希望他们能宽慰一些”。

高端宠物善终如何消费?在深圳又有多大的市场份额?根据天宠提供的资料,门店共三种善终方案,分别收费499元、1699元、5200元,在此基础上还须依照宠物实际体重加收费用。不同的方案之间,主要是沐浴和仪式的区别,在最昂贵的方案里,门店会专门闭店两小时,只为一只宠物进行告别仪式,还会定制专门的骨灰石膏。袁帅觉得,这样的收费,在深圳的宠物殡葬市场来说其实并不算贵,包含了清洗、告别、骨灰盅全流程,“也有客人跑来和我们哭诉,在其他店里没有告别没有清洗就被收了几千元的,这个市场现在其实挺乱的”。除了善终服务外,这家店还提供用宠物骨灰培育钻石、制作项链的服务,门店工作人员透露,在深圳门店,平均每个月都会有几位顾客来定做骨灰钻石,市场需求并不算小。

从业之初几乎每天都在哭故事是最大收获

开业几个月,袁帅说自己在最开始营业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告别仪式都会哭,每场仪式背后都是一个小动物一生的故事,丑丑的告别仪式,是让袁帅现在想起来还会“起鸡皮疙瘩”的故事。今年6月,16岁的八哥丑丑因胃部长瘤送院,几番治疗后还是离世。丑丑是在凌晨四点进行的告别仪式,它的主人老胡告诉记者,丑丑是自己的妻子从十几岁开始养的,陪伴她念书、工作、结婚,丑丑的告别仪式上妻子悲伤到无法写字,最后写告别卡片的时候,妻子只写了一句,“你一定要回来找我”。次日,天宠的工作人员在流浪狗救助群里看到一只八哥在等待救助,转发给丑丑家人,大家发现,这只八哥背上有一块被剃了毛的地方,和丑丑告别仪式上被剃下毛发的位置一模一样,当天这对主人就去把这只八哥领养走了。这样的巧合,多多少少有些“宿命”的味道,也让宠物殡葬师觉得自己的工作更有价值。

琅琅是一对姐妹养的一只金毛,今年狗被查出癌症住院时,姐姐还在美国。当时琅琅的状态已经很差,住在宠物医院不吃东西不喝水。妹妹告诉琅琅,姐姐已经回来了,但是得隔离三礼拜,“你能不能再坚持三个礼拜,让姐姐再见你一面”。这次交流以后,琅琅突然就开始吃东西了,撑到了三个礼拜后,看到了从美国赶回来的姐姐。看到全家人都回到身边的琅琅,又开始不吃食物,第二天,琅琅平静地离开了。

这些温情的故事,都是宠物殡葬师坚持这份工作的原因。宠物已逝,比起单纯的火化,为宠物主提供情感慰藉和情绪价值,也许才是宠物善终行业未来发展的真正方向。

行业发展:业内呼吁建立行业标准

宠物殡葬业缺乏行业规范与宠物经济增速不匹配

即使深圳已经有了几家相对成熟的宠物殡葬企业,但对这个行业而言,缺乏规范、监管缺失,依然是阻碍行业正向发展的重要原因。在天眼查搜索深圳地区的“宠物”相关的企业,能搜出近62000条结果,而搜索深圳地区的“宠物殡葬”,对应的结果数量只有40条。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约十年前开始与各宠物医院签署宠物尸体无害化处理合同,在那之前,宠物医疗界更普遍的做法,是找块地把犬猫尸体土葬,在宠物无害化处理上,深圳算是先行先试。

《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规定,对于死去动物的尸体、排泄物、包装物和垫料等,任何单位、个人不得随意处置,需按照国家规定进行无害化处理。但对许多深圳宠主来说,失去爱宠后如何处理他们的尸体,依旧是一个让人迷茫的问题。记者采访的多位宠物主都表示,因为觉得“晦气”,养宠时他们都不大会主动去了解宠物殡葬相关的情况,当那一天真正到来时,主人往往要同时面对情绪的崩溃和后事的处理,今天的大部分宠物主,在面对宠物死亡时,依旧手足无措。

在深圳清水河卫生处理厂,有一个政府资助的宠物尸体集体火化处,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会长喻信益透露了一个数据,协会每年会从各个医院收集宠物尸体到清水河进行火化,近十年来,每年的火化数量都是1万只左右,今年截至10月中旬,协会共处理犬猫尸体6620只。与尸体焚化数量波动形成明显对比的,是深圳近年来宠物数量的涨势,喻信益估算,深圳近年来宠物总存量每年大约以25%的增速上涨,目前深圳已登记的犬只达20余万只,猫的数量难以统计,但喻信益认为“只会多不会少”。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20年中国城镇犬猫数量已经超过1亿只,养宠人群已达6294万人,未来,这两个数据还会继续上升。

一个既需要规范又需要情感的行业

宠物总数在疯涨,焚化的尸体数量却没有显现出相应的涨幅,一家调研机构发布的《2014~2019中国宠物市场调查研究预测报告》称,中国的宠物数量在2015年就已达到1亿只,一年就有100多万只宠物尸体需要处理。宠物行业显然是目前国内消费市场上增速最快的赛道之一,但相较于宠物食品和宠物医疗等风头正劲的领域,宠物殡葬仍是一个亟待规整的行业。业内人士谈起自己从事的工作,信手拈来皆是感人的故事,但多位受访人士指出,一个行业无法光靠情怀长期发展,深圳的宠物殡葬行业发展走在了政策前面,宠物殡葬行业至今依然缺乏行业标准。

不同于宠物美容行业或者宠物医疗体系已经形成的相对成熟的职业标准,宠物殡葬师,并没有严格的准入门槛或者资格考试,全凭各家宠物殡葬机构主自己制定的标准。记者采访的多位宠物殡葬师都表示,目前行业内并没有相关的资格证书,入行培训就是在供职的公司完成,一般时间为2周左右。工作完成度,全凭殡葬师的爱心和责任心。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相关人士透露,今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畜牧兽医处和协会开了个专题会,希望探索出深圳宠物殡葬的行业标准来,主要围绕的,就是选址、环保、价格等因素。

除了商业公司外,对宠物主的宣传引导,亦是对宠物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的一个重要方向。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提出,可以通过规范宠主给宠物办理“死亡证”的方式来监督普通养宠者,形成养宠闭环,保障小动物尸体的无害化处理。

从“宠物无害化处理”到“宠物善终”,深圳乃至全国的宠物殡葬业,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除了行业规范与监管外,从业者的素质与爱心也左右着这个行业发展的方向,阳慧觉得,在深圳这样一座城市,“很多人都很孤独,宠物可能是他们最大的牵挂”,因此,有情感的服务是最重要的,“这个行业如果脱离了情感,不可能发展起来”。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吴灵珊


参考资料

  • 广州最灵的寺庙排行,知画重生-12

    广州最灵的寺庙排行,知画重生-12

  • 广州比较灵的寺庙,来九华山怎么玩?超实

    广州比较灵的寺庙,来九华山怎么玩?超实

  • 广州寺庙斋饭教程,辞去公务员,拒绝富二

    广州寺庙斋饭教程,辞去公务员,拒绝富二

  • 广州寺庙建筑图片欣赏,带你看日本著名公

    广州寺庙建筑图片欣赏,带你看日本著名公

  • 广州超度亡灵最简单的方法,供奉婴灵的好

    广州超度亡灵最简单的方法,供奉婴灵的好